X hits on this document

Word document

Global Chinese Bible Institute - page 40 / 65

233 views

0 shares

0 downloads

0 comments

40 / 65

愛的家庭的信仰

   「愛的家庭」並無一套有系統的教義。他們原來不過是一群憤世嫉俗、不滿現實的青年人,追隨大衛摩西這位自封的末世先知。他們一起共同生活,實踐初期教會凡物公用的團契生活,希望藉此逃避末日的大災難。一九七七年離開「天父的孩子」的核心份子大衛傑克(David Jack)說:「我相信大部份早期的成員加入這團體時,都是真心接受耶穌作救主的...但現在這個組織已開始腐敗。大衛摩西本人變得愈來愈荒淫無恥。他通靈交鬼,占星問卦,還有許許多多希奇古怪的事情; 他用荒謬絕倫的教訓來取代基督教基本的信仰。」一九七八年離開這個組織的底波拉戴維斯(Deborah Davis, 原名Linda Louise Berg,是大衛摩西的長女),在她的見證中指出大衛摩西自己參與、也指使信徒與各種形式的淫行、通姦、欺騙、獸姦、男女同性戀、兒童性行為、成人與兒童的性關係,並且教人接受亂倫為教義。她又指出,其實「天父的孩子」運動,從開始都是大衛貝克為了逞一己的私慾而製造出來的。底波拉脫離父親,是因為她無法接受大衛摩西曾對她作過亂倫的要求。她的妹妹自小就成為父親洩慾的對象。她的弟弟亦忍受不了父親對其妻子的淫辱,在一九七三年三月自殺而死。底波拉經過幾年的掙扎,終於與丈夫一起擺脫大衛摩西的控制,接受正統的基督教信仰。大衛摩西以「愛的家庭」標榜,卻破壞了不少美滿幸福的家庭。自己的家庭也支離破碎了。 在「愛的家庭」裏,大衛摩西就是至高無上的權威,是上帝的代言人。他說他直接從上帝得到新的啟示,即自一九六九年起寫成的逾千封的《摩西書信》。大衛摩西認為聖經已經過時,而且有些部份如保羅的神學觀點亦有錯繆。他雖然主張信徒多讀聖經, 但《摩西書信》的地位顯然比聖經更高。

   《摩西書信》用的言詞粗鄙不文,有時言意含糊,有時胡言亂語,含有許多淫褻下流的教導,所以很難拿來作教義和神學的檢討。他早期承認「三位一體」的信仰,後來又否認「三位一體」。有時他又主張上帝是父、母、子的三合體,耶穌只是一位受造者。他認為聖靈是上帝的愛的力量。在《摩西書信》中,他把聖靈繪畫作一個半裸的女人。他曾經三次預言世末日的日期,可是都不靈驗。他的信徒以忠心的「十四萬四千人」(14:1-3)自居,以全世界的政府、社會制度、教會、家庭,都是與上帝為敵的邪惡「制度」。只有那些奉大衛摩西為上帝末日的先知,聽從他的人,才可以榮昇為上帝特選的子民,就是14:1所指的十四萬四千人。大衛摩西毫不自約地談論「性」--不正常的性行為。他說:「甚麼都可以做,如果是為了愛而做的話,因為他們彼此相愛,那麼就沒有罪----這是愛!」他把性和愛混為一談,認為愛包括肉體的愛,不止在言語上,也要在行動上表明出來,否則就是自私。上帝既賜人「性」的恩賜,就應該盡情享用,無論對象是誰。難怪「愛的家庭」每到甚麼地方都被視為邪教了。

   愛的家庭傳教的方法多以青年人為對象,因為青年人滿腔熱情,思想單純,很容易認同他偏激的反社會思想,去追求所謂理想的群體生活。他們自稱為社會工作者或作家,在街上派發單張,邀請人參加生日會、英語班、結他班加入這「愛的家庭」。然後,利用小組活動,彼此熟識,使新加人的信徒與家人和朋友隔絕,使他們與現實世界失去接觸的機會。在家庭中,藉擁抱、接吻和讚賞,新加入者覺得自己是「家庭」的一份子。最後,藉著詩歌、研經、讀《摩西書信》、聽錄音帶和討論,把大衛摩西的教訓灌輸新信徒,漸漸接受了他們的信仰。他們的行動多以集體進行--起居飲食、工作、傳道、聚會,都有一定時間,一致行動。也完全奉獻一切財產,凡物公用。

   聖經說:「這些人是無水的井,是狂風催逼的霧氣,有墨黑的幽暗為他們存留。他們說虛妄矜誇的大話,用肉身的情慾,和邪淫的事,引誘那些剛才脫離妄行的人。他們應許人得以自由,自己卻作敗壞的奴僕。」(彼後2:17-19)我們要防備末世陷害人的異端,免得落入大衛摩西這假先知的圈套。

. 中國教會的異端

   中國教會之間的異端可以說多不勝數,幾乎每一個地區都有所聽聞。近年有一些向中國傳福音的機構有研究國內異端起源的問題,曾歸納出以下幾個主要原因:

. 缺乏神學院栽培傳道同工。國內教會增長迅速,國內十五間公開的神學院(至九七年)可說是僧多粥少,而且這些公開的神學院也是在這十多年來才開辦,招生又受到限制,設備也不足夠,不能提供教會工人的需要。

. 缺乏好的神學院老師。神學院內的講師通常只有一般的水準,並且有許多年長的講師在過去曾多年沒有參與教導工作。

. 神學院圖書館設備差,神學生沒有多少神學書籍可參考,既使有也不過是一些膚淺的屬靈書籍。缺乏札實的解經和神學書籍。另外,一般的牧者也沒有多少神學書籍可作參考。

. 太多義工(所謂同工)的受訓不足夠。農村的傳道人通常只參加過一些短期的培訓就出來傳道和牧養教會。許多經文的解釋不能完全掌握,甚至隨意解釋。許多的教導和解釋,各有各說的,奇形怪狀,認以為真。

Document info
Document views233
Page views233
Page last viewedThu Dec 08 08:35:14 UTC 2016
Pages65
Paragraphs1682
Words263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