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hits on this document

Word document

Global Chinese Bible Institute - page 43 / 65

250 views

0 shares

0 downloads

0 comments

43 / 65

方教會。

   小群教會在1930年代興盛,李常受就是在這時候加入小群教會的運動。李常受從小學習聖經,受時代主義(以為地方教會是神在歷史計劃中最新最後的時代)的影響。他在一所基督教學校學習,只是到成年時才真正歸依基督教。在教會中,他身經幾次的轉變。1927年他被選為教會的堂委,但是他拒絕就任,並且離開那教會,五年之後他加入『地方教會』。同一年他開始在華北芝眾的小群教會中事奉。1940年,李常受成為了倪柝聲的親密助手。他擁有倪柝聲所缺乏的組織才幹。且從1939年到1942年李常受在上海幫助倪柝聲訓練工人。

   1943年,李常受遭日本憲兵的囚禁,在釋放後患了三年的肺癆。從194648年,他又在上海從事教導的工作。1948年,在小群工人聚會中,李常受建立了由工人控制的地方教會制度。地方教會也在這一年開始了中央集權的制度,本質上與宗派教會的組織並無大分別。李常受也日漸增大其影響力;後來他在臺灣小群教會中行使了獨裁的控制。1970年代,台灣的小群教會之間起紛爭而分裂,李常受帶領一般信徒另組教會,今天海外所謂的「地方教會」就是這個由李常受分裂出來的教會。現今海外仍然有許多小群教會,但是它們與李常受沒有關係。

   當中國大陸逐漸被解放時,倪柝聲指定李常受為臺灣小群教會的負責人。七十年代,台灣與香港發生了有關小群教會嚴重的分裂,小群教會分裂成李常受派與倪柝聲派。倪柝聲派認為李常受引入可疑的教義和不合聖經的禮拜方式而偏離了倪柝聲的信仰。此外海外地區的小群教會開始與李常受斷絕關係。

   李常受於1962年到達美國,定居在洛杉磯。而台灣一直是他的地盤。這段期間,追隨李常受的信徒也大量移居美國加州。自李常受到美國的那一年起,南加州就一直是他教會的堅強基地。李常受的教會在西方世界是以『地方教會』(Local Church)聞名,而美國人稱李常受為Witness Lee(李見証者)1960代的末期,李常受在美國因基於使徒行傳八章四節的經文,而使用『耶路撒冷原則』(此原則是把整群基督徒移居至一個地區來設立教會)。所以在1969年約有七十名的群體移居美國另一個城市豪斯頓(Houston),其他的幾個群體卻於1970年到達芝加哥、艾克倫(Akron)和亞都蘭達(Atlanta)。在1974年全美國大約有五十所『地方教會』。在美國,地方教會聚會時因大聲呼喊,呼喊聲量影響附近的居民,使美國人不能忍受。美國各地方政府因為受到當地居民的投訴而多次禁止地方教會在聚會時大聲呼喊。在八十年代,地方教會在東南亞各地鞏固其勢力。中國開放後,地方教會迅速的在中國各地建立據點,由城市滲入農村,在中國各地興起許多呼喊派聚會點。

   我不是說倪柝聲是呼喊派的創辦人,而是說李常受才是呼喊派的創辦人。

『地方教會』的基本教義

   地方教會的教義多由李常受定立。可能李常受的文化教育不多,又沒有受過正統的神學訓練,把許多深奧的神學觀念以常人難明白的話語表達,使聽者更迷亂,或驚奇以為這是深奧的真理。                      

兩個世界:實在與屬靈的解釋

   最令人難明白的是李常受對『實在』(reality)的教導。李常受的『實在』是不同於我們對『普通』物質世界的瞭解,它類似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概念』(Ideas,與「物」相對的觀念)或初期教會異端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的「心」(Mind,與「物」相對的觀念)。柏拉圖認為「概念」才是真實的,才是真理,一切的物質都不過是影子。李常受對『實在』的教義解釋說:

「別以為『真理』就是道理,其實它是意味著『實在』。在整個宇宙裏沒有甚麼實在的存在,亦沒有甚麼是真正的真理;因萬物的存在只不過是影子。看得見、摸得到、可擁有及可享受的每一樣東西都不是實在的影子。凡是存在於這宇宙裏的,不過是影子並不是實在。致於甚麼是實在呢?基督就是萬物的實在了。你所吃的並不是實在的食物,而只不過是真食物的影子吧了;而真食物就是基督...你或許以為你的人生是實在的,可是它並不是,因人生也只不過是個影子,而實在的生命就是基督了...如果你有神的兒子,你就有生命。」

   可見李常受像柏拉圖一樣,否定了現在這真實世界和生命的存在,而認為屬靈的世界,也就是他所說的「實在」才是真的世界。

   李常受從來不肯說出他的『實在』到底是擁有甚麼屬性,只是重複說出一些抽象而又模稜兩可的解釋。他說:

「我們是無法客觀地加以描繪『實在』,但卻可主觀地去體驗它,因它只是我們周圍搖晃的影子之實體(Substance)。因此,雖然歷史是非本質而微不足道的虛像所扮演的一齣戲,但只要我們接觸『實在』,我們就可以對本質有內在的體驗,而本質就是將那些影子投射進入客觀的範疇裏。」

   換句話說,他是借用了柏拉圖的概念論,加上道教的玄秘解釋,把基督徒那真實活在地上的生命解釋

Document info
Document views250
Page views250
Page last viewedSat Dec 10 05:21:24 UTC 2016
Pages65
Paragraphs1682
Words263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