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hits on this document

Word document

Global Chinese Bible Institute - page 8 / 65

209 views

0 shares

0 downloads

0 comments

8 / 65

逃離苦難或背道否認信仰,必難逃最後審判。他們是平信徒出身,女性信徒與男性信徒的地位一樣高,本派信徒中間不分階級,因為他們相信聖靈對個別信徒有直接的帶領。他們的信仰內容堅守「信仰的基準」。特士良說他們只圖改善教會紀律,更深入的領悟聖經的意思,努力達成更高的「完全」,擁有同一信仰、同一位上帝、同一位基督,守相同於大公教會的聖禮。

   孟他努的改革主張,志在恢復初代教會的屬靈光景和道德水準,強調信徒的宗教體驗,反對諾斯底主義所帶來的宗教知識化,可謂「新約教會主義」的開山鼻祖。有心行道且對當時教會狀況不滿的信徒,群起響應,使孟他努運動迅速蔓延。

   感受到這平信徒運動的壓力,覺得其宗教權威遭到威脅的小亞西亞地區眾主教,在160年以後不久召開宗教會議(synod),以褻瀆聖靈為由,將孟他努派加以定罪,除教。羅馬教會起先拿不定主意,卻也加入東方教會反孟他努主義的陣營,但孟他努派強調紀律的嚴苛心態影響了羅馬教會中部份的人,一直到第三世紀後半葉才判孟他努為異端。高盧的教會對孟他努主義中道德的熱忱、殉道的精神和再臨的期待表明同情的態度。北非的教會則熱烈的響應,如出名的殉道者泊伯多雅(Perpetua, 203)就是火熱的孟他努主義者。迦太基的特士良是唯一成為孟他努主義者的古代教父。這位信仰純正,但態度偏激、辭鋒銳利、得理不饒人的神學家,有感於此派信徒禁慾克己的行道精神,成為此派的喉舌,但他自己未因此遭受禁聖餐除教的處分。一直到第六世紀,在北非還有孟他努派的蹤跡。

   孟他努派本質上是教會內的平信徒運動,對神學性的爭辯缺乏興趣,只意圖提倡恢復原始教會的屬靈恩賜、提高信徒靈性、過嚴謹的禁慾生活,表明為主付代價的精神。他們迫切的期待主的再臨,對當時被世俗化、缺乏屬靈警覺的教會而言,是一種提醒與勸戒。然而,對古大公教會整體而言,還是棄絕了孟他努主義,因為此派雖有可取之處,其偏差所造成的傷害,仍遠超過其貢獻。首先,孟他努以聖靈的發言人自居,甚至以第一人稱說:「我就是主,全能的上帝,住在人裏面。降臨的不是天使或特使,卻是我,天父上帝。」即使他並沒有僭稱上帝的意思,卻也推卸不了在跟從者心目中造成這印象的責任。果然,他們的女先知百基拉,以為擁有聖靈權威而發言,說:「基督以女人的外形穿著光明燦爛的袍走向我,將智慧種植在我裏面,對我啟示這地方佩普撒(Pepuza)是神聖的,耶路撒冷要從天降臨於此地。」當然,這預言並未如期應驗。無論她當時動機如何真誠,這種自我認定的預言,最後這預言又無法實現,足以令人懷疑基督福音的可信性,使主名蒙羞。可見感動她的並不是聖靈,倒是她自己狂熱的靈。

   孟他努雖然反對大公教會的制度,鼓勵一般信徒參與教會中的事工,甚至違反當時教會傳統,重用女性信徒,但到頭來仍然脫不了制度化,造成新的宗教貴族制度,違背自己的意願。一來,他和兩個女先知擁有說預言的專利,構成與眾不同的最高宗教階級。他們的先知馬克西米拉說:「我以後再也沒有女先知,只有世界的結局。」二來,孟他努派把基督徒劃分為截然不同的兩等:一等是屬靈的,就是實踐極端禁慾的孟他努派的人;另一等是不屬靈的,就是非孟他努派的一般信徒。如此,先知們和一般孟他努派信徒有區別,孟他努派信徒和一般大公教會信徒又有區別,自然形成先知高於孟他努派信徒、孟他努派信徒又高於非孟他努派的教階。

   孟他努派另一錯失,是狂熱的律法主義。他們那末日已近的緊迫感,激發他們的心趁所剩無幾的時間,順從聖靈的旨意,過聖潔屬靈的生活,準備迎接主的再臨,就提倡多多禁食;規定處女要蒙頭,不可拋頭露面;厭惡娛樂與藝術; 禁止信徒再婚,視之如姦淫;要求穿著的樸實無華,禁止婦女衣裳帶飾物;尋求殉道,將逼迫時躲藏或逃亡者視同背道。此派道德上的嚴苛,更表現於「致於死的罪」和「不致於死的罪」的劃分。特士良主張,至少在現世,受洗以後所犯致於死的罪得不到赦免。無可否認的,此派人士起先必定擁有高超的屬靈情操, 然而,他們把上面的成就當作新的標準,用以律己,進而以此標準衡量別的信徒,甚至加以定罪,用新的律法束縳那些已蒙基督釋放而在恩典裏的人,鄙視那些及不上他們任意規定、自以為是之行為標準的人。可見最屬靈的信徒只須一念之差,就成為律法主義者。

   除了律法主義之外,孟他努派還犯了行為主義的錯誤。其先知們說預言時,全身戰慄、手舞足蹈、奇聲怪腔的狂態,被此派人認同為聖靈的充滿。當然,屬靈的實際有可能以某種行為或動作表達出來,但是這樣的行為動作不等於聖靈的充滿。大公教會並未否認預言或其他屬靈恩賜的繼續存在,卻基於孟他努派行為主義,以外表認定屬靈的實際,就傾向將孟他努派的行為認定出於撒但,顯示此派的偏激所引起反感之深。此派後來遭受了康士坦丁大帝的禁止。

   孟他努派的運動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現於教會歷史舞台上。諾窪天派(Novatianss)、多納徒派(Donatists)、修道主義、重洗派(Anabaptists)、加米撒爾派(Camisards)、清教主義(Puritanis)、貴格派(Quakers)、寂靜主義(Quietism)、敬虔主義(Pietism)、珥運派(Irvingites)、大公使徒教會(Catholic Apostolic Church)、基督復臨安息日會(Seventh Day Adventists)、五旬節派(Pentacostals)、普里穆特弟兄會(Plymouth Brethren)、教會聚會所(自稱「地方教會」)、新約教會、真耶穌教會等及其他各種靈恩派的教會,都能在孟他努派身上找到自己的「原型」(Prototype)

   孟他努主義在教會史上, 成為世世代代基督教會的警號。

5. 諾窪天派

Document info
Document views209
Page views209
Page last viewedSat Dec 03 03:04:35 UTC 2016
Pages65
Paragraphs1682
Words263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