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hits on this document

186 views

0 shares

0 downloads

0 comments

13 / 29

乐活 乐活

陈雨菲

乐活,顾名思义——快乐生活。

闲来乏味,蹦到百度里,指尖很随意的踢出“乐活族”三字,它给我的解释是,此词为西方传来的新型生活形态族群,由音译LOHAS而来,即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意即健康、自己自足的生活,强调生活的可持续、环保,这也正是咱现在所追求的。

马尔代夫,蓝天白云,椰林树影,水清沙白,这是《麦兜的故事》里,麦兜梦想要去的地方,当然也是很多人想去的地方,因为那里安逸、美丽,丝毫没有烦恼的气味,这里你兴许就能乐活一把。

小时候常常望着窗外的天空

幻想长大以后

能实现从前作过的美梦

长大后发现世界真的不同

不知该要往哪走

还是停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我无力再逃脱

眼看着时间溜走

想回到小时候

这是最近常听的一首歌《小时候》,小时候的真实写照。小时候,我们无能无力,所以总有梦想,慢慢等我们长大,我们努力,想拉近与梦想的距离,可却发现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这是什么所致。我们不断加大前进的马力,可套在脚踝上的牵绊也愈加繁重。金融这个词眼,我要翻阅很多书刊才能弄明了,但显然它就是控制人们存活的丈量尺。从07年到现在,铺天盖地的金融噩耗的报道压得我们透不过气,通过网络这个“伟大”的无声筒悄悄钻进每家每户——我们撑起腰板儿努力扛着。

书架里托尔斯泰留下的《复活》被叫作宏观经济的名目挤到角落,当初看这本书的时候还只是每天简单的伏案完成日常的学习,躲在被窝里远远的体验里面人物的煎熬、苟延残喘,看他们如何经历精神和道德的复活。而此刻,就在我十指搭在ABCD键盘上时,我还不得不担心我们是否深处一个需要复活的时代。

最软弱的柿子最先掉到地上,因此我们罩上金钟罩,穿上铁布衫,花尽心思想要变得刀枪不入,生怕社会的刀刃将自己扎得体无完肤。父母、老师、朋友、长辈,在我的生命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他们给予我支撑我的未来的力量,因此我有时会觉得我是幸运的。是啊!我存活在一个物质充裕、诱惑强大的时代,先不说你是否会与贫穷为伍,你衣冠楚楚,穿梭于摩天大楼之间,光鲜艳丽,可头顶却是乌云一片,背后是凉风阵起。这样一个时代也造就了一批批杰出的“批判家”,让我们还可以听到一些真话看到一些真实——“总会有光明的东西的,在未来”,这个可能就是像我这样刚钻进社会这个阶层目前所要接受的最残酷的现状了。我不愿看到所有为了实现乐活的人都涌入马尔代夫,最想快些能摆在眼前的是,我们可以在现在所待的地方拥有理想,也可以在这个地方将它们实现。

没钱时,吃饱饭为首要问题,如今揣着几个小钱,要做的事愈发多了。你开始关心顶在头上的天是不是蓝,泡着脚丫的水是不是清,裹在身上的衣服是否上档次,凑在人堆里的脸蛋儿够不够白嫩,不都是奔着那乐活日子。两会刚完,民生的问题还待解决,315刚过,我们的权益还待拥护,稚嫩的我们为了明天更需加把劲儿。

宝贝  对不起

郝颜辉

Document info
Document views186
Page views186
Page last viewedFri Jan 20 14:22:00 UTC 2017
Pages29
Paragraphs401
Words460

Comments